逾弱冠,近而立

生日快乐鸭!

25岁过完了,逾弱冠,近而立。

上图是我16年2月份写的23岁的岁末总结,那个时候给自己定了一个五年目标。

18年是我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第三年。

17年结束的时候,我就已经完成了我的作品,18年的晚些时候,我确切的知道这个作品已经达到了我对自己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要求。

卖的还行,拿了一些奖,我自己很喜欢,也有人很喜欢,在某些时候,我会对别人说,对,我就是那个老婆装死游戏的作者。

所以我没办法打我自己的脸了,真遗憾。

但是我18年好像什么都没有干。

在18年晚些时候,我琢磨着怎么赶工能把新游戏上平台去测试下,后来确信完不成了,把视频和五图上去预约了,其原动力也是因为觉得自己18年啥都没干。

去年的目标如下

画画这事就别提了,除了等飞机等火车的时候掏出pad画过几张,做游戏demo的时候瞎涂过一些像素,画画的有效累计时间还在100h 以内;

关于游戏类型和核心玩法的事情,我整个18年都在纠结,在18年晚一些的时候才稍微想明白一点,当然是我以为的想明白了,项目算是启动了,我需要用时间来证明想明白了。

总的来说18年过的并不愉快,觉得时间流流长,每天一醒过来发现还是18年,还是在为什么要起床的状态。

18年开始~18年6月底

我不知道自己对南方到底是怎样的情绪,14年过完年坐了20多小时的车来到南方,到18年6月底离开,4年多的时间。

去的时候是学校里面的辅导员送我们过去,经历过在车站送朋友离开,也经历过朋友送我离开。

对南方的印象?潮湿,巨大的植物,听不懂他们在说啥,肠粉茶餐厅,过不完的夏天,温柔的女孩子。

18年初就知道自己要走啦,硬是拖到了6月底。所以可能我还是挺喜欢的吧。

当年早上决定去面试华大基因,到中午面试完通过决定去,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走的决定也很快就下好了。无非是没有deadline 拖了那么久,无非是想着万一时间能停下来呢?

四年的东西,不过一百多斤。

这是住了挺久的房间了,收拾完之后怅然若失。

大部分时候我是个决绝的人,大步流星往前,小部分时间不是。

那里总是很潮湿 那里总是很松软
那里总是很多琐碎事 那里总是红和蓝

                --- 达达乐队 《南方》

7月 ~ 9月

七月在家躺了半个月,下旬去了上海,美其名曰去创业—自己给自己写游戏。

感谢王老板收留我,让我可以借他的办公室写游戏,从七月份写到八月份。

王老板是我的高中同学,比我决绝的多。

每天早上八点多醒过来,九点多上地铁从徐汇桂林公园花大概1个小时的时间坐到杨浦的某个IT园区写游戏,晚上九点半十点,赶地铁再回来。

于是时隔几年之后,我又每天花2个小时通勤。花很长时间通勤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每天固定有两个时间段你没法从事生产工作,又不愿意浪费,就会去做一些能做的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12月份团建去日本玩路过奈良时,看到地铁上面奈良的注音是 nara,我告诉朋友,日语里面没有 「 r 」 这个音, 「 r 」 全部读成 「 l 」 (乐),所以 nara 的读音是 "娜拉",才突然想起来这段漫长的地铁时光。

总的来说,18年从开始到9月份,我没法分清楚我的情绪一直在低谷,还是一直在下落没有到底。

9月~

9月份我获得了加入巨人的机会,谢谢巨人的大佬盛情邀请。

我犹豫了大概十几天的时间,和各种人讨论了我应该继续自己做游戏还是加入巨人。

最后我说服自己的理由是,如果我自己做,我不知道我还会低谷多久,我需要有人说话,有人说话会让我好起来。

后来看到渣总一条朋友圈,创业和创作是一件冲突的事情。深以为然。

有一次跟巨人一朋友聊,说到了我18年好像啥都没做出来。那个朋友是文化创作领域的大佬,小说、影视、游戏,都有涉猎,她说,有时候能够沉寂一年好好想想,是件挺重要的事情。

我觉得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真正释怀起来。

加入巨人之后开始做《如果一生只有三十岁》这个游戏。我这个人特拧巴,会纠结生命意义之类的无聊的问题,预约之后发现现在的很多年轻人跟我一样拧巴。可能所有的人类,在20多岁的时候,都有那么一部分人在拧巴着。

我希望能把这个游戏做好,不辜负那些拧巴而有趣的年轻人们。

真诚的感谢

18年需要谢谢很多朋友,谢谢各位大佬。

谢谢各位拉我去吃饭喝酒的朋友,喝了酒不能让状态好起来,但是至少可以让时间过的快一点。

谢谢各位大佬的抬爱,这一年有幸能跟各种大佬聊,也谢谢各位大佬的推荐工作啦活动分享啦等等,际遇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如果不是一个做游戏赚的比我多的多的大佬觉得 “诶,你那个游戏挺有意思的” 而加了我好友,没事跟我聊两句,我也不会凑巧找到一个能让我好起来的地方。

目标

目前为止,我并没有新的个人目标。

我还在第一个五年里,并没有急着开始第二个五年计划,自己也没想好第二个五年计划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想着与其急急忙忙的决定,不如修正下第一个五年计划,让第一个五年更性感一点。

当然工作还是有目标的,想把手头的游戏做好,但是实话实话,并没有当时做《如早》的时候如此强烈的渴求。目前最大的动力,其实来自于不愿辜负别人的期待和想把这个题材的内容给真正做出来。

我也不知道人生会把我领到哪,之前沉迷折腾,好像去年今年折腾的不够。我需要想办法把时间空出来尝试些新的好玩的东西,不管是技术还是什么其他的领域。

简而言之,我的26岁要做的事情是:

1. 把手头的游戏做好;

2. 多空点时间来充电;

3. 想想自己之后的目标是什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